新冠疫情停赛期间,坦帕湾光芒的赛扬投手布雷克-斯内尔(Blake Snell)上镜率很高,原本就是话痨兼游戏爱好者的他在这没有比赛可打的闲暇期频频出现在游戏直播间。正巧不久前MLB联合官方授权游戏MLB The Show举办了球员电竞赛事,斯内尔代表光芒参加,顺利赢得冠军,大出了一把风头。

不过本周斯内尔又惹出一番风波,他在直播频道和球迷聊天时发话呛大联盟:“我要拿到我的钱,除非领到我的份儿我不会打球的,懂吗?”

2018年斯内尔投出了生涯代表作,全年取得21胜5败,自责分率1.89,在180.2局内投出了221次三振,每九局被安打数是联盟最低的5.6支。他也借此赢得了当年的美联赛扬奖,休赛期与光芒提前签下了5年5000万的续约合同。今年他27岁,薪水为700万美元。

三月时大联盟与球员工会(MLBPA)之间达成了协议,球员的薪水根据赛季长度调整,比如实际常规赛长度是原有的70%,那么球员就会领到原有薪水的70%。根据最新的消息,今年的MLB赛季会进行82场比赛,那么球员大致会领导原有薪水的一半数目。

但随后老板们发现,就算赛季能够恢复,有部分比赛很可能是空场进行,这意味着球队无法获取门票、食品、周边销售的收入,这在一些球队能占到总收入的三四成左右。换言之球员收入是按照比赛场次降低的,但球队的收入减损会更大。

摆不平的账本促成老板们放出风声,要求球员再削减部分薪水。对此MLBPA反弹强烈,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毕竟对于球员来说,不管有没有现场球迷,球员付出的劳动都是一样的。他们认为打多少比赛赚多少钱天经地义。

可能是看到了MLBPA的姿态,老板们话锋一转,提出了分成方案,即本赛季的收入球员方和老板方们五五分成。和采用硬工资帽的NHL、NFL相比,NHL也是50%,NFL的球员方收入更少为48%,听上去棒球队老板们的提议好像还行?

可是球员们不这么想,MLBPA总裁托尼-克拉克(Tony Clark)认为“这是要强加工资帽在球员头上”。今年到日本职棒发展的前大联盟老将亚当-琼斯(Adam Jones)发推称:“现在是大人物们说话的时候了,别再保留你的意见。”

而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有自己的youtube频道的辛辛那提红人先发投手特雷沃-鲍尔(Trevor Bauer)更是录制了长达70分钟的访谈视频,表达他对大联盟分成方案的观点:可笑之极!

不过反应最激烈的还是要数斯内尔,他在直播中吐槽:“你们得明白,让我牺牲掉薪水是行不通的,因为那存在风险。这是缩短的赛季,钱也更少,我的原则就是这样。我很抱歉跟你们想法不一致,可是风险增加了,我拿的钱却变少了。那我为什么要干这活呢?你们懂的,我只能说很抱歉。”

可不要认为斯内尔是一时上头说了这些话,他已经对社会舆论可能的反应做好了准备。斯内尔在接受坦帕湾时报的采访中说他知道人们会把他的言论盖上贪婪的印戳,不过“那不是重点”,斯内尔关注的是健康和安全问题:“老实说,我的意思是我感染新冠并传染给其他人的风险。我只希望所有人都能健康,让人们回到正常的生活,我也怀念我过去的生活!”

这位“兼职”游戏主播还特别强调,老板们逼迫球员再做让步“非常令人沮丧,因为我们球员要承担更多的风险。”斯内尔指出:“老板们赚得盆满钵满,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削减薪水,他们很贪婪,想要玩弄球员,因为他们觉得比球员们要聪明。”

可能是顾忌到自己也有一位老板,斯内尔顺带拍了一下光芒最大股东斯图亚特-斯坦恩伯格(Stuart Sternberg)的“马屁”。斯内尔形容他是最好的,能为他效力十分幸运:“我爱我的老板,他一直在球队这里,总是展现对我们的热爱。我对他只有爱,他真是个大好人。”

和绝大多数北美人对新冠并不太上心的风气不同,早在三月中旬斯内尔就十分忌惮新冠的威胁,他在春训基地接受采访时说过:“我觉得媒体在新冠上有些遮遮掩掩,如果他们真的关心我们的健康,那不错。但是我真的太担心了,如果我染病了,我就是染病了,如果我没有,那就是没有,这没有中间选项。”

被感染后的长期风险也是斯内尔所担心的,在他看来,大联盟眼下应该考虑的是2021年再打比赛。更让光芒球迷感到担忧的是,即便MLBPA同意资方提出的薪资分配方案,斯内尔也可能选择今年不打球:“我会看看和我差不多的球员会怎么做,跟家人至亲们聊聊,然后再做决定。因为我真的很想打球,和我在坦帕的新家庭待在一起。只是现在的环境太艰难了。”

现阶段斯内尔住在西雅图的老家,这里有更多的自主训练设备。即便斯内尔发表了一些听上去有些消极的言论,他还是说:“如果赛季能开始,我希望自己届时做好了准备。”如果他能拿到全部700万的薪水,斯内尔认为自己会回归球队:“我觉得我签了合同球队就该付给我700万,我会执行的。”

对于爱将引发的风波,光芒主教练凯文-卡什(Kevin Cash)周四一早接受采访时表态他不想从细节上过多评价,但他提出有其他球员和斯内尔的担忧一致:“要回答你这个问题,球员们也都这么想的吗?我能想象有些球员会……担忧他们的健康,以及家人和队友的健康。我觉得这有道理,我们得有一个评判尺度。”

“对于我来说,健康和安全对我、对我们球队、对MLB、对球员、对工作人员、球迷和各个社会群体来说都是占据首要位置的,我想我们都有权这么主张。不过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在这一优先级前,任何与棒球相关的人正在眼下艰难的条件里尽可能努力。”

不得不指出的是,斯内尔或许没有搞清楚一些关键的细节。比如说如果本赛季完全取消的话,那么斯内尔大概只能得到30万美元的底薪,他不可能拿到全部700万。而且不管斯内尔的意见有没有依据,站在广大普通人的角度,他这番火爆的发言可能会在网络上激发恶评。

可能是为了给斯内尔分担一些“火力”,坦帕湾时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指出斯内尔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但他看上去也非常愚蠢。的确700万薪水砍掉了350万是很大的数目,但有无数平凡的美国老百姓可是努力工作赚钱,才能为他们对棒球的热爱买单,别忘了斯内尔赚的钱都是球迷口袋里来的。

美国的各行各业都因为新冠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在这样的环境下,斯内尔还站在自己的角度有些不合时宜。他完全可以抓住更有力的论点,比如说现在不适合恢复棒球比赛,比如说老板们一直在占球员的便宜。可惜斯内尔的发言实在是太不讨巧了,他甚至有些炫富的意味。

最后作者请求球迷们考虑到斯内尔只有27岁,在疫情蔓延期间,人们多少被自我隔离折磨得有些疯狂和愚蠢,大家也不要太在意斯内尔说过的这些话。

Author

admin@taiwanhotel.org
Total post: 11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